“通用”变局给我们哪些启示